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双张】[日系轻小说?]——お·兄·ちゃん——【清水无差注意】

·没错就是我。诶你们猜我是谁?


·非常狗血。

 

·角色崩坏。

 

·奇怪的行文风格。

 

·脑洞奇大。

 

·关于leader的用法其实是我在卖萌XD。

 

·跟在张佳乐背后叫お兄ちゃん的新杰真的超可爱啊!!!!!qqqqqq.

 

00.

 

“前辈,不要在开会的时候睡觉。”

 

张佳乐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副长。

 

——同时也是他唯一的弟弟。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那个会跟在他后面默默拽着他的衣角叫他“兄さん”的腼腆正太慢慢变成了现在这个冰冷不近人情的上司呢?

 

张佳乐撑着下巴努力回忆着。

 

记忆中张新杰最后一次叫他“兄さん”的时候是母亲带着自己离开家的时候,当时只有八岁的张新杰直直的盯着他,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看起来就像他小时候从隔壁小胖子家里夺过来的弹珠一样。

 

那个时候哭的很伤心的弟弟躲在那个被他称作“父亲”的人身后,露出半张脸看着他,抿了抿嘴,吞吞吐吐了半天也就说出了一句弱弱的“お兄ちゃん……”。

 

——嘛,再次见面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张佳乐看着站在大屏幕前的张新杰,军装穿的整整齐齐,柔软的黑发被梳理的十分服帖,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

 

——啧。如果不是肩上的军功章,看起来简直像学校里教书的先生一样。

 

张佳乐有些不满的咂咂嘴,自从兄弟两个再次见面之后,这个人就像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样——甚至可以说对方是在刻意的躲着自己,除了公事之外基本都当没有自己这个人,就连偶然不小心坐到一个桌子上吃饭对方也是一句话不说。

 

——如果不是现在在上面滔滔不绝,还真像个哑巴一样。

 

张佳乐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了,也不顾还是在开会就这么笑出声来。成功得到了来自副长的眼刀。

 

“真是不可爱。”

 

成功被赶出会议室罚站的张佳乐撇了撇嘴。嘴上这么说着视线却还是忍不住透过门缝往里面张望,目光全集中在屏幕前站着的那个被他称作“不可爱”的人身上。

 

“其实还是想再听一次啊,お兄ちゃん。”

 

01.

 

都说因祸得福。

 

张佳乐这个人,虽然说是无组织无纪律的典型,在军营之中依旧是相当的有人气。

 

所以当他站在走廊上正在努力的回忆自己到底是哪一点让以前总爱粘着自己的弟弟对自己这么冷淡——

 

甚至冒出了“是不是无意识中抢了他的女朋友?”这样荒诞的想法的时候。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封粉色的信。

 

“前辈……我喜欢你!”

 

抬起头,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烟雨新来的双胞胎姐妹之一。

 

——啊,并分不清是谁。

 

张佳乐正想拒绝,眼神一扫却发现里面的会议已经结束,张新杰正往这边走了过来。

 

——喔,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张佳乐看着越来越近的弟弟,在对方打开门的一刹那,接过女孩递过来的情书,还炫耀一样的吹了一声口哨。

 

“好啊,那我们交往吧。我啊,最喜欢像你这样可爱的后辈了哦。”

 

明明说出了这样的话,却完全没有看对方的脸。

 

视线完全集中在那个因为自己的话停住了脚步的人身上。

 

以前有可爱的女孩子缠着自己的时候,小小的弟弟总是一脸不高兴的坐在那里生气。当自己去问他原因的时候,小孩总是涨的满脸通红,半天才说了一句。

 

“兄さん有了女朋友的话,就不会喜欢新杰了吧。”

 

真是可爱啊。

 

陷入回忆的张佳乐不由得感慨道。直到回忆结束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把妹子晾在一边很久了。

 

——嘛,她大概以为我是害羞吧。

 

张佳乐无所谓的耸耸肩。

 

终于,一直盯着的那个背影慢慢的回过头来。

 

依旧是面无表情。

 

那个人伸手推了推鼻梁上微微滑下的眼镜,认真的说道。

 

“前辈,虽然军队并没有明令禁止恋爱,但是还是希望前辈不要因为恋情影响了工作。”

 

说完,就这么离开了,留下面红耳赤的少女和一脸玩味的兄长大人。

 

——明明还是会吃醋吧,真是不坦率的小孩。

 

捕捉到了对方一瞬间不自然神情的张佳乐笑了出来。心情很好的把手臂搭在了女孩子的肩膀上。

 

“嘛,那我们现在去吃点什么呢,我可爱的小姐?”

 

02.

 

虽然说在开会的时候总是开小差,但是在碰到军事演习的时候,张佳乐战斗起来可一点也不含糊。

 

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是S级战力了。

 

所以当他利落的一枪将蓝雨最后一名战将黄少天胸前的模拟器射中将对方送出局之后,他得意的吹了个口哨。站在战壕上自豪的看着下面一脸不甘心张牙舞爪的蓝雨副长。

 

“我就说你小子斗不过我吧。前辈始终是前辈,你们这些小后辈只有被我们揍的命哦。”

 

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在对战轮回的时候被周泽楷揍的满地乱跑的场景。

 

然而黄少天的思维并没有想到那么深层的地方,面对张佳乐明显有蹩脚逻辑错误的嘲笑,蓝雨的豹子君依旧炸起了一身毛。

 

“パガ!パガ!パガ!有种你不要站那么高你下来我们公平比试啊!背地里偷袭算什么男人?!”

 

“啧,说的像你不经常偷袭人一样,あほ。”

 

“……我才没有!不管怎么样你先给我下来我们再来比一次!”

 

“才不要。”

 

一边的喻文州无奈的看着两个每次都会吵起来的人。终于在黄少天第十八次重复要再比一次的时候走上前去,拉住了黄少天的手臂。

 

“リーダー!你不要拦我我今天一定要和这个卑鄙小人一决高下!”

 

“哈?什么叫卑鄙小人?我明明只是正当攻击而已,是你自己太弱了。”

 

“你……!”

 

喻文州揉了揉额角。

 

——完全没办法嘛。

 

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一旁正在分析战斗数据的张新杰。

 

张新杰感受到了喻文州的目光,回过头,认真的和他对视了三秒,心领神会的回过头看了看张佳乐。

 

“前辈,如果你再继续说下去的话,我会考虑让リーダー用武力解决这次纠纷。”

 

一句话就让张佳乐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连忙上去劝住还想说什么的黄少天,感谢的对张新杰点了点头。

 

——这招真的是屡试不爽。

 

——至于张佳乐到底是因为害怕韩文清还是别的原因……那就不是自己考虑的范围了。

 

喻文州笑了笑,回过头安心的给仍然炸着的副长顺毛。

 

“好了少天,晚上带你去吃肥牛火锅,不要生气了?”

 

03.

 

张佳乐现在恨不得有个地洞能够让他钻进去。

 

一个月前。

 

他听从了好友孙哲平的建议,一直缠着张新杰让他叫自己“お兄ちゃん”。

 

当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于是他又再一次听从了好友的建议。在人前要求对方叫自己“お兄ちゃん”。

 

结果现在的场面简直是丢人至极。

 

十分钟之前,张新杰突然找到张佳乐,要求张佳乐和他还有白言飞一起接待兴欣的派遣员,苏沐橙和唐柔。

 

两边坐下十分钟之后相处的十分融洽。

 

当然,忽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美女而呈现出呆愣状的白言飞的话。

 

所以在苏沐橙说出“张佳乐前辈和副长さん是兄弟吧?”的时候,他飞快的接了一句。

 

“是啊,私下他都是叫我‘お兄ちゃん’的哦,对吧,新杰?”

 

暗示性十足的话语。

 

挑衅的看着面前依旧面无表情的弟弟,他扬了扬脑袋,就像在说“快叫我お兄ちゃん!”一样。

 

“对啊。”张新杰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他“お——”

 

张佳乐的眼睛亮了。

 

“パガさん。”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整个房间的人都听到了。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就连沉浸在看到美女震惊中的白言飞都回过神来,被副长这个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吓的一寒颤。

 

反应过来的美女二人组倒是很快的调整好了情绪,不过憋笑的样子还是十分明显。

 

张佳乐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只好瞎编说自己有事,离开了会客厅。

 

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张新杰一记眼刀。

 

——你这熊孩子,给我记着!

 

张新杰自然是没有在乎张佳乐的动作,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但敏感的苏沐橙还是发现对方的耳朵根子红的要滴血。

 

——尽管脸色还是一样的白皙就是了。

 

在张新杰开始下一个话题之前,苏沐橙笑着冲他眨眨眼睛。

 

“兄弟感情真好呐。”

 

张新杰拿着文件的手抖了抖,抬起头看了一眼苏沐橙,看见对方笑眯眯一副“我懂的”表情,有些尴尬的扭过头,清了清嗓子。

 

“咳,我们开始下一个话题。”

 

——女人,果然是可怕的生物。

 

04.

 

韩文清十分头疼。

 

现在的情况是,他的副长和他们的主要战力因为战略布局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张佳乐执意认为,敌方不可能在那个地方再增加防力,所以只用他一个人带兵深入敌军腹地截断敌军的后勤供应就可以打垮他们的主力部队。

 

而张新杰则认为战场上的事情哪是这么容易就能轻易下判断的,执意要求张佳乐与秦牧云一起带队前去,以防万一。

 

“这样的话前线的火力就不够了!”张佳乐丝毫不肯退让。

 

“但是这样让你们去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三十。”张新杰看着他,严肃的说。

 

“相信我,敌军不可能这么做,我都打了八年的仗了!”张佳乐还是不肯让步。

 

“经验有的时候并不一定是好事。”张新杰道。

 

“但是前线兵力……”

 

“够了!”韩文清终于忍不住喝止了还想继续吵下去的两人,“张佳乐,不许顶撞长官!张新杰,如果前线调度秦牧云过去支援张佳乐的话,火力确实有问题。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听从张佳乐的意见。我们应该相信老将的判断能力。”

 

“可是……”张新杰抬头看了看还在气头上的张佳乐,还想说什么,却被韩文清用眼神制止了。

 

“那么就暂定这样的计划。张佳乐带着3小队从敌军后方偷袭,我,秦牧云,白言飞和林敬言带1,2,4,5,6队正面抗击。新杰你和雷霆过来的肖队长一起留守指挥。”

 

“是!”

 

“是!”

 

“是!”

 

接到任务的人纷纷表明自己已经明白了,只有张新杰依旧沉默着。

 

“等等。”张新杰突然抬起头看着韩文清,说出了一句让大家都为之震惊的话。

 

“这样的话,由我带领侦察部队协助张佳乐进行后方突击。”

 

“张新杰你疯了吗?!”张佳乐怒吼,“你是指挥员!怎么能够上战场!”

 

“雷霆的肖队会代替我做好指挥。”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上战场!”

 

“我的战斗评定能力要高过你,前辈。”

 

“……不管怎么样!就是不可以!”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没有说话。张新杰也将目光从张佳乐身上移回,认真的看着自家队长。

 

过了很久,张佳乐已经闹到几乎没有力气了,韩文清终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我明白了,那就按新杰说的办。”

 

不顾张佳乐的反对,就这么定下了这个计划。

 

05.

 

张佳乐看着身边和自己一样换上战服的张新杰,仍然是一脸愤怒。

 

“张新杰我就说让你不要跟来,你跟来我还要分心去管你反而会害得我战斗力减低……”

 

“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你担心。”张新杰伸手指了指自己肩上比张佳乐高一级的军功章,“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但是……”张佳乐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张新杰打断了。

 

“张佳乐。”

 

“嗯?”张佳乐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

 

“如果这次我们能够成功,都能活着回来的话。我就答应叫你‘お兄ちゃん’。”

 

张佳乐愣了,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

 

——他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对方这么执意不让自己一个人去偷袭敌后。

 

虽然内心还是愤怒这个人的决定,但情绪倒是被这一句话抚平了下来。

 

——果然这个人,还是当年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最喜欢自己的小弟弟啊。

 

张佳乐笑了笑,打了个响指。

 

“好啊!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哦?”

 

 

 

 

 

 

-------------BE预警分界线,想看HE的朋友到这里就不要继续看了,FLAG这么大,拔不掉的--------------

 

 

 

 

张佳乐打了八年的仗,这是他第一次判断失误。

 

当他意识过来这是敌军的埋伏的时候,四面八方已经被敌军围得水泄不通。

 

而张新杰似乎也没有料到对方居然会布下这么大的局。

 

情况十分危急,但无论如何也只能背水一战。

 

他提起枪,笑了笑,瞄准对方将军的头颅,射了出去。大声嘶吼道。

 

“大家上吧——!把这些野蛮占领我们地盘的混蛋给赶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身边的同伴一个个的倒下,而敌军的头颅也一个一个在自己面前被子弹贯穿。

 

漫天的血光。

 

张佳乐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但他仍然拖着身体,努力的拿着枪射击着对面的敌军。

 

“啧。”

 

当面前最后一个人倒下的时候,正前方的是黑漆漆的枪口。

 

结束了吧。

 

他这么想着。

 

在枪响的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东西。

 

——老家的蛋包饭,吃不到了啊。

 

——啧,把到的漂亮妹子也还没拐上床。

 

——……嘛,大概再也听不到他叫“お兄ちゃん”了。

 

——真是个,不称职的哥哥啊。

 

……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怀抱。

 

他的弟弟站在他的面前,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微笑着,捂着腹部的伤口看着他。

 

泪水一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伸手抱住直直倒下的人。

 

他听见在对方在自己耳边,最后的耳语。

 

“パガ。”

 

“あなたは、世界一のお兄ちゃんです。”


【啰嗦一下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TAG突然就文思泉涌肝了这一篇。说好的出全职坑orz。

嗯……这篇其实是脑洞巨大的表现【。

想了想樱花妹的喜好大概双张这cp挺有前途【pi。

是无差,乐新新乐自由心证,然而其实我想写的真的只是兄弟。

大概是按照岛国常见萌点比较多的兄弟套路来写的。

当然FLAG也是立的非常高的【x。

嗯,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可能以后还会不定时的产出一点全职同人XD。

搞完这篇之后就专心搞JS了...全职大概都是短篇。不过说不定心情一好回去填几个坑什么的【。

嗯。就是这样,以上。


                                                           FROM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终末先生

评论 ( 11 )
热度 ( 84 )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