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存人设+群宣】[2.0终极版]——荣耀光暗大陆——

这个企划大概还是会搞...嘛看我心情和时间吧。先存一个。

终末:

【重要说明】


因为人设由本人与群管理共同创作,所以不开放除本群成员外任何形式的二次创作授权。望谅解。


【世界观】


 


在神创初始,荣耀大陆的光界暗界一向和平共处互通商贸,然而相安无事数千年后,交界处渐渐出现了一种神秘的屏障阻碍两界人的交流。


 


与构成屏障相同的力量外泄导致荣耀大陆光暗两界都是魔物泛滥,这股力量使得民心恐慌。帝国与教会为了稳定民心,对外宣称是暗界造成了屏障且导致魔物泛滥,使光界人民深信光明与黑暗应该是针锋相对无法共存的。而作为光明的代表,光界的人有责任清除所有的黑暗——包括暗界的存在也是不允许的。


 


这种思想影响了光界绝大多数人,包括贵族乃至百姓。教会也分裂为传统派与激进派,以大主教为首的激进派占有绝对优势。


 


因为屏障阻碍无法回到暗界而滞留光界的暗界居民遭到了教会惨不忍睹的追杀。而与此同时,教会引进了一种新的枪械武器,这种武器会给魔物和带有黑暗力量的人重创。


 


被重创了的暗界人非死即亡,这种伤口极难愈合几乎无药可医。教会残忍的举动引发了暗界和帝国统治者的不满,而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调查那股神秘的力量。


 


光暗从来都是相生相灭,自大陆初成时便是如此。


 


 


=======


屏障把世界分成两半,一半光界,一半暗界。而太阳升起的地方拥有一片净土,那里便是常昼之地。


帝国是光界的直接统治机构,教会则是光界的神权代表,曾经的教条是神所下达的旨意,光暗共存,相生相灭,如今却日渐扭曲成了驱逐黑暗。


 


 


黑街是光界最混乱最黑暗的地方,但同样也是情报流通最快的地方,这里也被成为光界第三权力中心。


 


 


在魔龙的庇佑下,被称为常暗大地的暗界是相对自由的地方,然而屏障的出现使暗界出现了黑暗力量的不稳定波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滞留暗界的光族子民,同样的,同胞在光界遭遇屠杀,也大大激发了暗界的不满和怨恨。


 


 


【地域分布】


 


光界


【帝都:皇宫所在之地,光界最繁华的城市,是皇室与贵族居住的地方。】



叶秋


 


帝国的统治者,也是光界的守护者,与暗界的首领叶修是双生子,与叶修一样拥有漫长的生命,不同的是,他的人生是以七十二年为一个轮回展开的,每次长到三十六岁的时候就会倒退生长,在每个轮回的第一个成年之前,帝国由代理王执政,每一个轮回的开头他都会回复到最初的样子,清空所有的记忆,而每一个轮回他性格的养成与光界的情况密不可分,可以说是人民内心光明的一面或者黑暗的一面的无限放大,当光明大于黑暗之时,他是一位贤明的君主,当黑暗大于光明之时,他会变得更加残暴,至到把国家毁灭,一个轮回里的性格养成之后不会产生变化,除非是借助外力提前结束这个轮回,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喻文州√


 


帝国的大祭司,掌管着帝国最高的神权,听说他掌握着高超的黑魔法,但是并没有人见识过。似乎在吟诵咒语时有一点慢,不过以此嘲笑他的人后来都不知所踪,对于屏障的事以及教会所坚持的思想不算很感兴趣。


 


黄少天√


 


帝国御用剑士,和大祭司喻文州是好朋友,纯光属,他的光可以对那股力量产生影响,然而力量太弱,并不能打破屏障。跟随叶修到暗界后,身体与暗界的环境产生强烈的排斥。


 


卢瀚文√


 


帝国指定的黄少天继承人,最年轻的剑士,本质上却其实是个很年轻的小孩子,是个精力旺盛的剑士,能把黄少天气得说不出话,但很听喻文州的话。喜欢去帝国守备队营地玩。


 


徐景熙


 


帝国圣诗班首席领唱,拥有强大的法力支持大范围的治疗。平日喜欢在皇宫内四处晃悠,也偶尔会带着圣诗班乱跑,甚至跑到守备队训练营的地方,据说纯粹因为好玩。


郑轩√


 


万分慵懒的帝国守备队长,口头禅"压力山大",虽然这样,但为人处事很有责任心,从来不会跳票溜出去,或者说是连溜出去都懒?擅长使用枪械弹药,也擅长远程狙击。不过有时候干劲不足也是个问题。


 


赵禹哲


 


帝国首席法师,因是意外被提拔的,所以存有傲气。在革命军进攻之时受到挫折。


 


戴妍琦√


 


新任的帝国次席元素法师,对火系魔法的掌握要比其他系魔法好,即使是最高阶的火系魔法也能应用得得心应手。经常偷偷溜去机械之城玩,也经常在黑街参与街头打斗。


 


孙翔√


 


隶属雇佣兵团,虽然在战术上有所欠缺,但莫名其妙凭借着本事当上了团长,意气风发心高气傲的年轻人,似乎极度热衷于彰显自己的实力,不过有时候意外可靠。


 


白庶


帝国骑士团团长,光界最强骑士。在革命军攻进皇都之时带领骑士团在皇宫大门挡住了革命军的进攻。


 


袁柏清


 


帝都街头的吟游诗人,是方士谦的徒弟,却因为师父生性太过自由散漫三天两头不见人影而导致十几年来仍是学艺半成,为此十分苦恼,只好在帝都街头以替人祝福和预言为生。


 


唐柔[待]


 


唐柔:帝国某位贵族家的千金大小姐,十分热衷于挑战高难度的事,对战斗有着不同寻常的天赋。并不热衷于调查一事,但因为第一次与叶修的对决落败,燃起了挑战之心,叶修以此为由骗到了许多帮助。


 


安文逸


 


帝国圣诗班学徒,因为背记不熟练经常被训。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始终在坚持,以黑街的张新杰为榜样,对屏障很感兴趣,但没有表现出来。后来叶修发现他的吟唱时机抓得很准,只是对冗长的圣诗很苦恼,交给他一本速记魔法笔记。


【机械之城:迷宫一样的城市,是光界唯一可以购进矿石的地方。也是光界的工业基地。】



肖时钦


 


机械之城军工厂的管理人,有敏锐的机械灵感。自身格斗能力并不顶尖,但是所创造的机械有极大的杀伤力。这位机械大师对屏障的事并不关心,似乎一直关心教会的教条是否会继续扭曲 


【混沌之城:正如它的名字,这里流浪汉聚集,居民大多比较贫穷,城市资源匮乏,且治安混乱,受黑街管辖。】



韩文清√


明明一身正气却是光界地下黑市的管理者,格斗技巧了得,传闻帝国想要招募他,却被一张黑脸吓了回去。不愿靠近任何一方势力,维持着黑市微妙的和平。据说有人看见他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黑影,状似猛虎。黑影出现是在使用力量的时候,他的力量似乎可以强大到实体化。 


张新杰√


拥有强大治愈力量的牧师,在陶轩的清理活动之中因为提出质疑被驱逐,隐居在黑街给打斗的人疗伤。生活极为严谨有序,让帝国和教会的人挑不出错误。对屏障的事情十分感兴趣,奇怪的是,他每次在边缘地带进行考察的时候都不会受到魔物的袭击。 


张佳乐√


黑街里研究枪械弹药的军火商,能把弹药运用到极致。据说教会的枪械就是从他这里引进的。教会很愿意和他拉拢关系,但他对教会不怎么友善。不过幸运值非常糟糕。


林敬言√


前雇佣兵团长,后来因事跑到黑街开了一间小酒馆,作为交换情报的地方。对于街头混混的打斗很有心得。据说是因为和雇佣兵团的人有些矛盾所以离开,但本身脾气很好。看着是一个斯文好人,当然,这么想的人后来都后悔了。


秦牧云


云游在大陆上的私人雇佣杀手,身份来历皆不详。拥有强大的潜逃能力,三次成功从帝国最精锐的追击部队手下逃脱,目前因为某种原因滞留在黑街。


白言飞√


本是帝国派去混乱之城监视的人员,系黑街的地方管理者,后被韩文清的人格魅力折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黑街的一员。精通大范围攻击魔法。帮助韩文清维护黑街的秩序,对屏障的事并不怎么感兴趣。是一个很可靠的鉴宝师,不同于那些所谓专业的鉴宝师,他只需一眼就可识别宝物真伪


 


于锋


 


光界剑士,曾在暗界修炼并习得以鲜血交换力量的技术。加入帝国守备队两年后退出,后远游至极东之地参加比武大赛,为了追求巅峰而四处流浪修炼的剑士,现作为一个自由雇佣兵暂住黑街。


 


邹远


 


张佳乐的徒弟,不过和他师傅相反,是个幸运max的家伙。一开始实力不怎样,后来被人开导后更加奋进,后期实力爆发时可以和周泽楷打成平手。 


 


唐昊


 


盘据在黑街的雇佣兵团团长,能力出众,但因为个性太过冲动耿直,经常被黑街的几位前辈耍的团团转,因为兵团里存在来自暗界的成员,所以对教会屠戮暗界居民的行为十分不满,对效力于教会的人充满敌意。是黑街众多无业游民所依仗的头目,同时也是黑街决斗台的管理者。


林枫


 


前黑街佣兵团成员,在教会的一次围剿之中丧生,他的死也是导致唐昊敌视教会的一个重要原因。


杨聪√


 


黑街酒馆常客,实际上是帝国暗杀部队的队长。为人低调,不轻易展露实力,反被人认为他很弱,其实是光界最强的暗杀者。


 


刘小别


 


使用极东之地的剑术,招式以快著称,但并不是极东之地的人,也没人知道他来自何地。目前在帝国守卫团任小队长一职,完全不关心异变和教会的事,似乎只是单纯为了混日子。


 


吴羽策


 


异变后生活在光界的暗界鬼剑士,拥有能看清事物根源的眼睛。对靠近屏障的事十分厌恶,丝毫不加修饰。目前居住在黑街


 


李迅


 


常驻在黑街酒馆的情报贩子,是林敬言以前在佣兵团的朋友,因为生性不爱打打杀杀便和林敬言一同隐退,喜欢四处各地打听情报,大陆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没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是酒馆的情报来源者。


【朝圣之都:教会直接管辖地带。据说是最靠近神明的地方,充满着光明与圣洁的城市。】 


陶轩


帝国大主教,对教会的传统思想十分维护,虔诚到有些偏执,在接任大主教之时,教会正处于最动荡不安的时期,他一上任便以强硬的手段将教会里所有产生新思想的“叛逆者”清理出教会的权力核心,在三年之内就将教会恢复为鼎盛时期的样子。在屏障出现之后,帝国为了安抚陷入恐慌之中的人民向教会求援,为了安定民心,同时也为了禁锢人民的思想,他自作主张的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一向被他视作“背离信仰”的暗界人民身上。展开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运动。


 


周泽楷√


 


教会最杰出的枪械使用者,奉教会的命令调查屏障一事,因为寡言在教会里人缘一般,不过因为长相好看在教会之外有很多追求者,不过当事人不感兴趣,对教会和帝国同流合污迫害暗界滞留居民一事感到有些不满,拒绝参与迫害暗界滞留居民的活动之中,本身拥有无属性能力,然而本人并不会使用魔法,后来在教会学会了把能量附在子弹上加强子弹攻击力。加强了攻击力的子弹,只需一发就可以使强壮的狼人受到致命一击。


 


邱非


 


罕见的光暗混血,幼时被父母抛弃,叶修将他带去暗界后发现他并不适合在暗界成长。后被托付给光界教会大主教,在教会中成长。当光暗两界关系破裂后,由于叶修是他的启蒙者,养育栽培他的又是大主教,而双方立场相悖,所以他的心态始终是矛盾的。 


 


刘皓


 


陶轩的属下,初期深得陶轩的信任,但为人两面三刀,对信仰并没有陶轩那样虔诚,行事大多以自身利益为准,久而久之慢慢的被陶轩疏远,在周泽楷加入教会之后更是如履薄冰,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在这次的清扫活动中表现得异常积极,一方面想要挽回陶轩对自己的信任,另一方面也借这个机会将教会里对自己地位产生威胁的人借机清除,对方明华周泽楷等人抱有很强的敌意。在清扫黑街的行动中担任监察员的角色。


 


许博远


 


喻文州的属下,是难得的几位心腹之一,为人耿直,不喜欢勾心斗角却因为工作能力突出被派遣了间谍的工作,负责监视和汇报教会的一举一动,必要的时候会使用非常手段协助喻文州办事。


 


杜明


 


教会中直属于周泽楷管理的一部分人之一,虽然是用剑的,但是剑招意外的极为奔放,有时候也能让人出其不意。在一次挑战中认识了唐柔,然后心心念念着这位贵族小姐,因此被调侃了很久。


 


吴启


 


使用匕首的刺客,技巧相当出色,不过有时候说话挺刻薄,和同队的杜明,吕泊远关系不错。对于教会传达的命令大多抱有嘲讽和不屑,但是很服从周泽楷的指挥,尽管有时候他也不知道周泽楷想说什么。


 


吕泊远


 


同属于周泽楷管辖的小分队成员之一,似乎从极东之地学过一些格斗技巧,比起使用兵器更喜欢使用体术,存在感并不高,但是是个很可靠的队友。和杜明吴启关系极好。


 


方明华


 


教会中的主教,属于少数保持有传统派思想的人。对大主教的行为十分不满。对周泽楷有知


遇之恩。对屏障调查的事情相当关注,但碍于身份无法表现。


【永冬之城:位于光界的最北端,那里生活着最凶猛的魔物且几乎不受任何势力的控制,人们以打猎为生,利用火属性能源来维持生活。】 



楼冠宁


 


永冬之城的城主,很富有责任心。永冬之城原本就天灾频发,屏障形成后更是连年成灾。能够作为食物来源的魔兽数量也急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凶猛难以猎杀的魔物。曾尝试向帝国求援,却因帝国事务太过繁忙而被搁置,年轻的城主为此焦头烂额,学过一点剑法,但比起与人打斗似乎更适合猎杀魔物。


 


舒可欣


 


永冬之城的看守者,真实身份是帝国著名的私人雇佣杀手“莫敢回手”。因从小生活在永冬之城所以深深憎恨着帝国,接受的任务也大多是刺杀贵族和教会成员。


 


舒可怡


 


永冬之城的看守者,真实身份是帝国著名的私人雇佣杀手“谁不低头”。因从小生活在永冬之城所以深深憎恨着帝国,接受的任务也大多是刺杀贵族和教会成员。


【精灵之森:西南端的森林,据说有精灵之力庇佑,所以没有受到屏障的影响,四季如春,生机勃勃。森林中央有一颗巨大的榕树,被称作精灵树,据说精灵树上结出的果实有能使死者复生的功效。】 


 


 


王杰希√


 


隐居在精灵之森里的占卜师,喜欢摆弄瓶瓶罐罐,也喜欢读一些晦涩不明的书,也是个了不起的魔法师。距离交界处的屏障极为遥远,对教会思想嗤之以鼻,很有自己的看法,和屏障的事似乎没有很大交集。出行偶尔会用扫把。


 


高英杰


 


王杰希的徒弟,具有极高的占卜天赋,在魔法上也略有小成,可是自信心不足。王杰希似乎一直有心让他出去历练。因为长期没有见到好友乔一帆所以有些担心,大部分时候都认为王杰希的话是对的。


 


许斌


 


前任帝国骑士团团长,因某些原因与帝国统治集团产生了罅隙,被帝国统治者发配到精灵之森守林,机缘巧合认识了王杰希,两人十分投缘,与王杰希高英杰一同隐居在森林中,不问世事。同时也是精灵之森的守护者,凡是进入森林的人都要先通过他的允许。


 


暗界:


【山顶:龙居住的地方,除了暗界的统治者之外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区域,同时也是支撑暗界的能量来源。



叶修√


 


可以任意来往两界的人,原身为魔龙,暗界的守护者,一直在调查屏障的真相,虽然可以穿越屏障,却不能破坏也不能触碰它。原形为暗红色,传闻力量最接近神,因为被灌醉了一不小心闯入光界帝国,被关押在地牢里,因为饿了变成原形逃了出去。


 


陈果


 


暗界的代理管理者,曾经在叶修闲逛暗界时与他偶遇并且迅速相识。后由于叶修调查屏障一事奔走光暗两界,被托付于暗界代理管理者的身份。与苏沐橙交好,学过一些重武器的使用方法。 
 


【山腰:矿石加工地和生产、动力地带,暗界的工业中心,同时也是暗界最隐蔽的军工厂所在地,通常被隐藏在山洞或者密林之中。】



柳非


 


暗界某军工厂的管理者,为人风趣幽默,深受工人爱戴,因为能力出众颇受叶修赏识,掌握着暗界绝大部分军火产业的命脉。


 


关榕飞


 


暗界的天才武器设计师,对武器的执着几乎到达一种忘我的境界。对于千机伞怀有特别的感情。此外,对于矿石能量的利用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山麓:居民生活区,在这片区域内,暗界的人们过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江波涛√


 


因为屏障一事流落在光界的魔剑士,受光界光属力量而身上的黑暗力量十分不受控制,所以偏好逗留在魔物大量聚集的地方掩盖自己。在一次缓解黑暗力量外泄的时候遇到了出任务的周泽楷。


 


包荣兴[待]


 


能轻松在两界溜达的自由人,平日神经大条,实际上是屏障的力量源泉之一,然而当事人似乎并不知情。经常能在黑街的决斗台找到他,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叶修关系很好,称其为"老大"。


 


乔一帆


 


来自暗界的鬼剑士。和王杰希的徒弟高英杰的关系很好,不过自屏障完全形成后,因为自身无法通过和顽固的教会思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高英杰见面。始终在暗界潜心修炼,很有天赋。


 


苏沐橙


 


暗界的枪炮师,使用暗界特有的黑水晶作为能量来源,可以将其力量借助重火器发挥得淋漓尽致,不过被近身就有点糟糕了。长相很好,似乎和叶修关系很好,通过叶修游走于光暗两界,因为兄长的缘故对教会印象极其恶劣。


 


魏琛√


 


前帝国祭祀,后因某些原因离开帝国四处游历。为数不多目睹异变发生瞬间的人,似乎知道屏障的某些秘密。在异变发生后留在暗界,活得逍遥自在。


 


伍晨


      


暗界治安队长,因为统治者的缘故经常得收拾残局。尽职尽责,时常心累。


 


李轩


 


暗界第一鬼剑士,自身拥有的暗属性力量和墙壁力量相似,在异变后变得更加强大。拥有特殊的瞳力,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生命体。


 


楚云秀√


 


暗界最优秀的元素法师,能运用各种元素之力。曾经使用最高阶的光魔法撼动屏障,不过被反伤,魔力最高值下降了2%


李华


 


暗界的忍者,修炼的忍术快达到极致,虽然不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但胜在努力,往往在作战中能给队伍极大的支援和掩护,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孙哲平√


 


暗界的剑士,利用血作为媒介交换力量。在屏障形成前和张佳乐关系不错,后来并没有再见对方。因某些事伤到右手,影响力量的交换。


【幽灵酒馆:位于山麓最偏僻的地方,暗界最神秘的区域,据说只有从酒馆内部得到邀请函才能通过外围的迷宫进入,据说是暗界最繁华最奢靡的地方,吸引了无数的年轻男女前来拜访。】



 


林杰


幽灵酒馆的老板,身份不详,从幽灵酒吧成立以来就常年隐居在幽灵酒吧的最深处的禁区,只有少数几位得力下属可以进入,因为特殊的原因不能见到光。常年的隐居生活让暗界的人民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但是每年还是会有幸运者拿到他亲笔书写的邀请函。


 


方学才


 


原本是帝国暗杀部队的成员,因为一次刺杀行动伤了左眼,只好提早隐退,为摆脱帝国的追杀四处奔逃,机缘巧合流浪到暗界,拿到了幽灵酒吧的邀请函,不知什么原因受到了从未谋面的林杰的赏识,作为调酒师留在了幽灵酒吧。


 


极东之地:


【神秘的远东之地,也称为极东之地或常昼之地,风景优美, 那里的人民崇仁尚武,屏障的力量没有对极东之地产生任何影响。极东之地每三年举行一次比武大会,选出这片大陆实力最强的人。】


 


吴雪峰√


 


极东之地道场的场主兼极东之地的管理者,比武大会的主办方。为人较为温和,但一旦有遇到危险极东之地和平的人,会立即把他驱逐出境。


方锐√


前雇佣兵团员,擅长设陷阱和埋伏工作,作战方式极其猥琐,不过确实行之有效。曾在极东之地的道场修炼,对气流的使用有一定心得,当然,仍旧是猥琐的。


 


宋奇英


极东之地的常驻居民,觉得自己修行不足而将参加每届的比武大会作为修炼任务。


田森


 


吴雪峰的属下,原本不是光暗大陆的居民,来自极东更东方日出之地的国度,据他自己说是一名驱魔师,常常用一些吴雪峰无法理解的纸条和木制品装饰房间,据他说这些能“驱鬼”。


 


冥界:


【冥界入口:暗界边缘一座废弃的光界教堂,建立与废弃的原因皆不明,在屏障产生的过程中因为时间扭曲,成为了通往冥界的入口,无数暗界的探险者前往探秘,却从没有一人归来,久而久之,被蒙上了一层恐怖色彩,被称作“埋骨教堂”。】



盖才捷


 


摆渡人兼冥界引路人,介于工作的缘故经常呆在暗界的亡灵酒吧,性格认真负责。不爱喝酒。非常纠结于苏沐秋的存在,但没有作任何表示。 
 


【冥界:死者居住的地方,对于大陆居民来说是谜一样的存在,没有文献记载。】



苏沐秋√


隐居在光界的暗界武器设计师,是枪械制作的先驱,从火炮原理改造出枪械的人,为了保护终极武器设计图与教会恶战一场,之后下落不明。


 


唐礼升


 


冥界的看守“守灵者”,常年着一身黑袍,负责带领生前过大于功的鬼魂到猛鬼地狱。


 


阮永彬


 


冥界的看守“愈灵者”,常年着一身白袍,负责带领生前功大于过的鬼魂到极乐世界。 


未知领域:


【光暗大陆之外的世界,没有人知道大海之外到底是怎么样一片天地。】



方士谦√


来历不明的吟游诗人,据说有人在四十年前就在极东之地碰到过他,然而四十年过去了他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并不是光暗大陆的居民,云游四方记录下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一个个故事,拥有沟通异世界,让死者显形的能力。神出鬼没,行迹成谜。


【WELCOME】


——在神创初始,荣耀大陆的光界暗界一向和平共处互通商贸.然而相安无事数千年后,交界处渐渐出现了一种神秘的屏障阻碍两界人的交流.


——与构成屏障相同的力量外泄导致荣耀大陆光暗两界都是魔物泛滥,这股力量也影响到了时任教会大主教的思想.


——大主教坚信是暗界造成了屏障且导致魔物泛滥,他深信光明与黑暗应该是针锋相对无法共存的.而作为光明的代表,光界的人有责任清除所有的黑暗——包括暗界的存在也是不允许的.


——这种思想影响了光界绝大多数人,包括贵族乃至百姓.教会也分裂为传统派与激进派,以大主教为首的激进派占有绝对优势.


——因为屏障阻碍无法回到暗界而滞留光界的暗界居民遭到了教会惨不忍睹的追杀,而与此同时,教会引进了一种新的枪械武器,这种武器会给魔物和带有黑暗力量的人重创.


——被重创了的暗界人非死即亡,这种伤口极难愈合几乎无药可医,教会残忍的举动引发了暗界和帝国统治者的不满,而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调查那股神秘的力量.


——光暗从来都是相生相灭,自大陆初成时便是如此.


 


——那段日子,整个大陆都被怨恨与恐惧所笼罩.生灵涂炭,混乱不堪.


 


——但就是这样腐朽的世界,却在绝望之中,孕育出了一段传奇,


 


——你,想听这个故事吗?


 


微微侧过头,看着面前一脸期待的人,笑着拿出自己的竖琴,轻声叹了口气.扣在琴弦上的手指灵动起来.优美的旋律如同潺潺流水一般缓缓流出.刻意选择了一种低沉而柔和的声线,轻声吟诵起来.


 


——耶和华手握光电乘云万千片.


 


——命各星宿运行燃亮漆黑高天.


 


——他使火山吐焰拿熔岩做炎剑.


 


——划割出山河只手分开海与天.


 


选自圣经的部分以轻快的节奏阐述出来,明朗的旋律诉说着初生世界的美好.但下一秒,在琴弦上抚动的手指突然一滞.转而变为了阴郁沉重的曲调.带着一丝山雨欲来的压抑.


 


——而地狱深处的王者不满上帝的创建.


 


——用尽他的力量扭曲了整个空间.


 


——划破晴空的,是来自彼岸的业火红莲.


 


——以火为点.以炎为线.无边的烈焰筑成无穷的面.


 


——阻隔了地域,切断了时间.最终留下的,只有对故土的怀缅.


 


——狂风肆虐着苍穹,骤雨将大地席卷.


 


——地狱的子民毫无忌惮的破坏着他们的家园.


 


——无数的生灵在灾难中沉湮.


 


——过去的繁荣刹那间皆成过眼云烟.


 


手指拨动的速度不断加快,曲调也在逐渐加快的节奏之中越来越低沉.没有了开篇的轻松愉悦,剩下的尽是压抑和恐惧.


 


——然而身处高位的伪善者依旧努力粉饰着早已破碎不堪的冠冕.


 


——将所有的罪孽都推向遥不可及的另外一边.


 


——坐在用血骨构成的御座之上守护着早已失去生机的断壁残垣.


 


——借着上帝的名义却说着如同恶魔般的谎言.


 


——理所应当的将同伴生生的推进地狱的深渊.


 


——无尽的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最后的希望将诞生在下一个黎明之前.


 


琴声到这里戛然而止,不顾对方尚未尽兴的样子,收起了竖琴,竖起食指轻轻压在唇上,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再往下的,就是天机不可泄露了.


 


听到对方的疑问,抬起手操纵着魔法,用指尖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时空之门.


 


——这是一个还未结束的故事,接下来的部分,需要你来完成.


 


——我?我只不过是一个记录者而已.


 


——我的使命,就是把你带到那个世界,完成这个故事啊.


 


伸出手,露出一个微笑.


 


——那么,来,跟我一起,在这个属于你的世界里,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吧.


【WELCOME】


 


帝国-


指尖绕着剑穗把玩了一会儿略带着些许无聊抱着佩剑倚靠在了城门上,正打算闭眼小憩时察觉到有人靠近,倏然睁开眼看到来人时却展颜笑起来。]嘿就是你哎我说你别走啊过来过来!我都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你说你都到这儿了还不过来可就是白费我等你那么多时间啊!]远远地冲人挥起了手声音中分明带着些许激动。]快来呗我带你逛遍帝国啊怎么样? 


 


黑街-


“哦,是吗,最近会有新人来?”左手手肘撑在吧台上,凑在灯光下细细地擦试着手里的直筒平底玻璃杯,听到来人的话微微抬头笑了笑。直起身环视不大的店面里略显嘈杂的氛围,玻璃之间的轻小磕碰发出的声音和时不时发出的爽朗笑声亦或是咒骂声使酒馆里显得颇为热闹,从酒架上取下一瓶龙舌兰,侧身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人晃了晃,微微弯着眉眼对他浅笑着问:“喝习惯了烈酒也可以换换口味,各位的到来真让小店蓬荜生辉。”拎着酒瓶靠在吧台上看着补修痕迹明显的天花板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新人啊……是能使这个世界都蓬荜生辉的存在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杯对那位客人示意:“为未来干杯。” 


 


极东-


重檐上有一素袍男子捧了盏清茶逆光而立,极东温和的风盈满了他的袍袖。倏的他转身看向你,带着如这里的风一般温暖的笑意开口:“欢迎来到极东,在这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只是——”风元素在他的指尖凝结为闪烁微光的小球,“侵犯极东绝非易事。” 


 


暗界-


推开面前充满了年代感厚重木门,沉重的吱呀声和清脆的铃铛声被扑面而来的喧闹气息掩盖。不自觉地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真实的笑意,敏锐地看见了一旁有些慌乱的你[第一次来这里吗?不过黑街并不是那么邪恶的地方,放心的玩吧。]侧身用手撑住木门,也顺着你的目光看进拥挤的酒馆——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人,不出意外地也发觉了你眼中兴奋的目光[那么初次见面,我是无浪,请多指教。] 


 


【宣传】


·审核为背景下自戏200+,主看气,待审的皮可抢。


·主群禁图禁黄豆禁颜表,入群入戏,当然水群随你闹。群里都挺活泼可爱没下限的.每周末开群戏,有主线剧情也有支线剧情,脑洞大如天,至少一月出勤一次。看着正经其实一点都不可怕,真的。


·由于设定原因,cp限定周江叶黄,其余自愿即可,吃不下的别来,众口难调。


·写群宣+设定的苦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士谦先生想要一个前队长给我苏一下(你。


·写设定的主要苦力,我们的创世母神耶和华先生想要一个季冷大大来苏一下。


·以及上面没有的人设可以自己在背景下二设入群


·蹭几个TAG不要在意,毕竟我平时还是有产出的嘛让我宣个群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写了呢【不。


·门牌为了方便复制在回复里,这里也有一个:457217982


【群宣参考部分文献】
-“火为点”一句来自各系华丽的魔法咏唱咒语
-“耶和华”一段来自天籁纸鸢·天神右翼
-图源网络不妥私


 


【重要说明】


因为人设由本人与群管理共同创作,所以不开放除本群成员外任何形式的二次创作授权。望谅解。

评论
热度 ( 52 )
  1. Savior°终末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企划大概还是会搞...嘛看我心情和时间吧。先存一个。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