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JS】[角色文/道明寺x田村]—— シリウスへの誓い——【1】

放一个小小的FT。

_(:зゝ∠)_其实让我写角色文我是抗拒的因为我不太擅长把握多拉马里面的人物性格因为看过的多拉马太多了又各不相同……容易ooc。所以这篇很有可能是ooc的,然后关于杉菜的话其实你们信我我真的花男是吃bg的但是 @花芜 姑娘点了这篇文以后我还是开了这个脑洞,在这里给少女心的大家道个歉【鞠躬】。然后的话……这篇大概是关于爱情和婚姻,热恋和一起生活的思考,说好的写短篇大概又被我搞成了长篇我心好累。这篇搞的途中大概会插播一点校园paro的杂文。以及——我终于还是对我团下手了。我的锅我背。自己跳的坑,哭着也要产粮。

01.

道明寺司第一次见到田村胜弘的时候其实是有些不愉快的。

很难想象这个身家过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烦恼的大少爷会有什么需要来一个普通的行政书士事务所寻求帮助。

所以当这个每天出现在电视上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田村胜弘吓得差点从座椅上摔了下来,在反复擦亮眼睛仔细看确定是本人之后,他冒出来一句:

“……道明寺先生……我想我应该没有欠高利贷?”

 

……

 

道明寺司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廉价西装手上还拿着半片打折面包的代书士,无奈的伸手按了按眉心。

到底自己是怎样的形象?会让这个人认为自己一个大少爷没事是找别人讨高利贷的?

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了避开父母的耳目到这种平民的行政书士事务所来解决问题这个决定是否明智了。

 

但是既然来了,总是要解决完问题再走的,道明寺看着面前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某位先生,十分不耐烦的以简短的方式讲述了自己来的目的。

 

“所以说,道明寺先生,你是来代办离婚手续的?”田村听完对方的叙述,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他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当年道明寺在电视上霸气十足的恋爱宣言和那场被无数电视台争相转播的世纪婚礼还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虽然他除了感慨一句“真是有钱人家少爷的做派”之外就没有别的评价了。不过这样的变故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就是这样。”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道明寺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小少爷,性格当中那些根深蒂固的部分却是难以拔除的,看着面前的人似懂非懂的样子,道明寺心中冒起一阵无名火,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我就是为了避免麻烦才私下来找你们办理的,如果你们办理不好,或者说出去半个字的话。”顿了顿,眯了眯眼,“你也知道后果。”

 

田村被他盯得打了个寒颤,忙点点头,调出电脑里的资料。

“那么确认一下,您现在需要办理的是离婚协议和离婚公证书?”

 

“没错。”

 

“那么请将以下材料准备好之后再向本事务所提出正式申请。”迅速的在文档里调出了离婚协议相关的资料,打印出一份“离婚公证所需材料清单”递给对方,思忖再三又开口道,“道明寺先生,您真的不需要夫妻关系修复相谈直接办理离婚手续吗?我们这边提供的面谈服务最近只需要3600円每小时……”

 

“不需要了谢谢。”早在之前就已经有些不耐烦的道明寺并不打算听对方说完——这些行政书士总是想能够在一个客户身上多赚一些钱的不是吗?他利落的将桌上的清淡收进皮包夹层里,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便起身离开,“等我准备好了相关资料我会再联络你们的。”

 

“可是……”田村话音未落对方却已经转身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重重的甩上事务所的大门。真是的,好好听人把话说完啊……有些无奈的代书士助理只好摇了摇头,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但是脑海里仍旧回放着刚刚会面的内容。

 

“没错,确实是厌倦了。”

“无论是多么喜欢的人,相处久了总会发现对方身上有自己不能容忍的缺点。”

“因为她心里一直对某个人还是有些无法释怀,在不断的矛盾和摩擦里,这些无法释怀慢慢的又有了萌芽的趋势,她不断的拿我去和对方比较,这件事情令我难以容忍。”

“当然我相信我们以前曾经是相爱的,但是我当时太过年轻冲动,并没有想过对她和对我的未来负责。”

“现在我已经有了孩子,也继承了道明寺集团,她对于我们家的意义也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我本来觉得愧对她,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但是她现在的行为越来越脱出了我的忍受范围,而她也确实觉得累了。”

“所以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协议离婚,她会带走次女去国外生活,我会保证她们母女两生活无忧。”

 

完全不像当初那个在无数人面前大声宣布今生非她莫属的道明寺司。

田村有些好笑的想着。其实爱情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一瞬间的冲动罢了,到底合不合适,还是要用时间去验证。两个人不合适,无论如何到最后都不可能有最完美的结局,婚姻……说到底,真的也就是爱情的坟墓了,在爱情消失之后,剩下的都是些琐碎的东西,性格上和价值观上的差异,慢慢的在时间的流逝中爆发出来,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

 

“啊!管他那么多做什么!还是手头的工作要紧啊——”看着依旧空着大半边的文档,田村不禁发出哀嚎,“真是的,今天又要加班了!”

 

两个月后,就当他几乎都要忘记之前那件事情的时候,道明寺司又一次出现了。带着厚厚的一摞文件。

 

“都准备好了。”道明寺把手上的资料放在田村面前的桌子上,“现在可以办理了吧?”

 

“……”过了这么久还以为对方已经忘记了或者反悔了的田村再一次受到了惊吓,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对方。

 

“……”道明寺看着对方眼中明显的不解,抬手揉了揉眉心,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火气,“因为要瞒着母亲那边弄这些材料有些麻烦。”

 

“这样……我还以为是你一时兴起现在后悔了呢。”田村嘟囔着打开文件袋一样一样的对照检查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嘟囔全部被道明寺听了进去,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道明寺少爷终于忍不住了,揪起田村的领子就把他托了起来。

 

“喂!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田村也是被对方突然的发作吓了一跳,赶紧摆摆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比较震惊于你会那么干脆利落的说出离婚两个字罢了。”田村突然也正色了起来,“老实说,道明寺少爷,你是我接待的所有的客人当中,把离婚说的最干脆的一位。”

 

道明寺沉默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放开了对方的衣领,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走到窗户边,指了指桌上的文件。

 

“文件我放你这儿了,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尽快办理吧,我不想拖时间。”

 

田村抬头看了看他,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本能的觉得如果自己再说下去也许这个男人真的会把自己打死在这里也说不定——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还是这么认为着。在那一瞬间他觉得道明寺眼中的愤怒中带着另外一些他不能理解的情绪。

 

或许这个人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不过这对于田村来说只是生活之中的一件小插曲而已,对于他来说这只不过是他处理过的离婚当中相当不起眼的一桩——没有争执,没有纠结,十分干脆的在双方的极力配合之下很快就完成了,自己还得到了一笔来自道明寺少爷很可观的报酬。虽然很大程度上这是给他的“封口费”,毕竟他推卸了好多次却被对方强行塞下了并且被以“这是给你长点记性,免得到处乱说”威胁,不过田村还是十分感慨这位大少爷的出手如此阔绰。

 

事情到这里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田村以为他不再会与这位大少爷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但是他不知道,这只是事情的开始而已。

 

02.

当道明寺枫找上门来的时候,田村愣了愣,硬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位衣着华贵的妇人突然闯入自己的办公室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大野先生的情人吗?

 

不过在看清妇人的相貌之后田村立马收回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

——毕竟自己家的社长再有能耐大概也不会把到传说中的道明寺夫人。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半年前帮道明寺司办理的离婚手续,又想到之后道明寺威胁自己不许说出去。他本来以为对方只是害怕媒体的围追堵截,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虽然离当初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妇人眉宇之间的戾气确是丝毫未减,她直勾勾的盯着面前这位代书士,令对方有些不寒而栗。

时间在沉默之中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当田村以为道明寺夫人下一秒就要派人来把自己杀掉灭口之后妇人终于开口了。

 

“你就是田村胜弘对吧?我就直截了当的说了,当初是你给司办理的离婚手续对吧?”

 

“没错,夫人。”田村想着对方既然已经这么胸有成竹的冲进自己的办公室,大概是已经把事情调查的相当彻底——还专门挑了一个只有自己在事务所的时候,看来已经是策划了很久的一次会面,既然对方已经清楚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毕竟当初是道明寺自己想要办理离婚手续与自己并无什么关系。

 

但是道明寺枫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他觉得不可置信。

她说。

“我需要你为我提供那份离婚材料并不是出自你手,而是出自于其他人的证言。当然其他的东西我会自己去打理,不需要你担心,你只用在出庭作证的时候只用说出这些话就可以了。”

“当然,我知道司那个小子一定给了你不少好处让你帮他,不过,我可以给你更多的报酬——五千万?或者更多?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只用做这么一个证言,我想应该是很划算的,代书士先生。”

 

听着对方这么云淡风轻的用金钱衡量着这笔伪证交易,田村睁大眼看着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的夫人。

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种会花钱让自己去做伪证为的就阻止儿子离婚的女人。

然而事实就是这个女人就坐在自己对面。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田村拍案而起,有些愤怒的盯着道明寺夫人的眼睛。

 

“夫人,我不知道道明寺先生和道明寺太太之间离婚的事情有什么内幕,我也不知道夫人这么执意要做的理由,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自己却为了一笔钱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没法做到。“

“况且道明寺先生和道明寺太太是自己协议离婚的,这件事情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与其让我去作伪证留着那张结婚证书不如好好的去打开他们的心结。“

“所以,您还是请回吧。“

 

说完田村鞠了一躬,拿起自己手边的资料继续工作了起来。

 

道明寺枫似乎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顶撞——原来除了牧野杉菜,还有人会对一大笔巨款都无动于衷。

但是这在道明寺夫人眼里只不过是小孩子无知罢了,对于已经步入人生暮年的她来说,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对她不离不弃的只有金钱,也正是因为有了金钱她才会有今天的地位。

这些小孩子只是不能理解金钱和权势能够带来的好处罢了。

 

但是毕竟还是碰了个软钉子,今天继续纠缠自己也没了面子,所以她还是匆匆向田村道别,离开了事务所。

 

“没想到司身边净是这样叛逆愚蠢的朋友……你去帮我查查这个田村胜弘的底。我就不信我不能让他开口作证。“

 

“夫人……“老司机想了很久还是开口了,“这样做,真的好吗?”

 

“谁叫这孩子自己不懂事,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不然现在大概已经拿到钱可以去租更好的公寓了。“道明寺枫不以为然。

 

“唉……但是少爷他,确实对牧野小姐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冷淡,即使这样会让少爷难过,夫人你也要这么做吗?”

 

“唉……”妇人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是能无忧无虑的度完一生呢,人这一声总不可能是完美的,当初是他的选择,他现在又想重来,但是他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他太无所顾忌了。”

 

“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

 

“司,我纵容了你一次,但是我不会再纵容你第二次了。”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