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JS】【AU】——好きだ——【FIN.】

·同梗JS/SJ双side,和白城小朋友的联文。

·文笔很烂,OOC很严重,请注意。

·长篇让我先憋一憋……我要回去改改大纲。

·某人的你赶快把说好的SJ吐出来。

·说是JS……嘛。不管,我说是JS就是JS,任性。就是要骗这个人的粮,

· @白鸠与啾 

 

 

 

 

【朝の坂道下るその先に】

【无邪气に笑う 君を见つけた 】

【“おはよう”って 一言が 今日も言えなくて】

 

又是一个早晨。

坐落在城市中心公园旁的小小咖啡厅迎着朝阳打开了店门。

清点完店里需要的材料,确保没有什么失误之后,松本店长准时挂上了“正在营业”的标牌。

这是一家十分讲究的咖啡厅,从整个店铺的布局到每张桌上的摆件都看得出来是用心布置过的。

很快来来往往的客人们就坐满了整个小店。

 

二宫和也有些烦躁的整理着刚空出来的座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明显在偷懒,靠在沙发上打盹的另一位店员。收拾好手上的餐盘之后狠狠的冲着对方的脑袋拍了下去。

“大叔,正忙的时候可以不要打瞌睡吗?”

 

松本润有些无奈的看着这边正闹成一团的两位店员,正准备开口制止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一成不变的西装,扣到第一颗扣子的衬衫,油光锃亮的皮鞋,梳的服服帖帖的额发。

 

——和领带上每天变换的动物花纹。

 

今天居然是大白鹅啊。

 

看清对方领带上花纹的时候,松本润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方似乎正在和旁边的朋友交谈,没有注意到店长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在对方走到柜台之前,松本润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

 

“今天也是老样子吗?”

 

“嗯。”对方似乎还没有从和朋友的话题里绕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继续和身后穿着毛线衫的男人说起了话,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抓了抓头发有些抱歉的看了看正低着头调制咖啡的松本润。

 

“抱歉啊,刚刚和朋友说话去了。”

 

松本润点点头示意自己不在意,调好咖啡之后拿起拉花杯,在咖啡上面拉出一个呆头呆脑的大白鹅递给面前的人,抬起头的时候目光扫过他胸口的铭牌。

 

上面写着“儿科主任·樱井翔”。

 

从两年前开店的时候松本润就注意到了这位每天准时光顾的儿科医生。每天都穿戴的如社会精英一般整齐考究,但似乎是为了哄小孩子开心,总是会系上有不同的动物花纹的领带,有兔子,猫咪,小狗之类比较可爱的,也有唐老鸭,土拨鼠,小恐龙之类略显滑稽的。配上这一身的装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在人群里也格外打眼。

 

一开始松本润只是被这些花花绿绿的领带吸引了注意力。而后来就在这样每天猜测着明天对方会打什么样的领带中慢慢的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喝咖啡的时候会满足的弯成月牙形状的大眼睛,笑的时候会堆叠成一层一层的肉感十足的下巴,与可爱的长相完全不相符的好看的肌肉线条。等等。

 

于是松本润用一盘最新的游戏光盘收买了店里十分会套话的员工,从他那里得来了关于这位医生的信息。

 

樱井翔,今年34岁,A型血,水瓶座,单身。在附近的医院上班,儿科主任医师。每天早上的10:30-11:00是休息时间,会和同科室的医生相约出来喝咖啡休息一会儿。

 

当然二宫和也并没有告诉松本润这些消息都是老早就从和樱井翔“相约喝咖啡的同伴”那里得到的。

 

第一次照着领带上的样子给对方拉出动物花型的时候,对方睁大了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诶——?没想到店长你还会调咖啡啊?”

 

——完全抓错重点了嘛。

 

松本润有些无奈的想着,尴尬的掩住嘴唇咳嗽了一声。

 

“当然,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开咖啡店。”

 

“哦——”樱井翔点点头,修长的手指握住瓷勺轻轻碰了碰上面长颈鹿的形状。松本润有些紧张的握着手里的玻璃杯,努力装作不在乎的样子等待着对方的评价。

 

结果对方只是单纯的喝完咖啡之后付账离开了。

 

就在松本润有些失望的准备收拾掉盘子的时候,却发现装华夫饼的盘子下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拉花很好看,谢谢店长。:)“

 

——这么丑的笑脸,看起来超俗气的。简直就是大叔的品位嘛。

 

后来这张“超俗气”的纸条被松本店长压在了自己家写字台的玻璃下面。

 

于是从那以后,每天的店长亲手调制的咖啡和动物拉花就成了日常。

 

樱井翔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份“特别”的。

 

起初樱井翔还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会受到这样的招待,不过每次都被松本润以“给老客户的特别服务”为理由搪塞过去了。后来樱井翔索性也不问了,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样的特别服务。

 

——毕竟,每天都不落到这里报道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嘛。

 

一开始只是因为正好在工作的地方附近有这么一家咖啡厅,比较方便自己去休息一下才每天光顾的,到后来却慢慢被女同事们称作“最帅的咖啡厅老板”的店长吸引了目光。

 

坐在咖啡厅里看报纸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会忍不住往在里间忙进忙出的身影身上投过去。偶尔目光相接的时候对方都会有些慌乱的把目光移开,似乎在避免与自己对视一样。不过樱井翔没有过于在乎这一点——毕竟在他眼里,松本润还只是个完全的陌生人而已。

 

——不过果然是帅哥啊。

 

连续观察了一周的樱井先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注意到对方也在观察自己的时候是某一天午休的时候,和他一个办公室的朋友相叶雅纪突然跑过来,告诉他自己的发小向自己询问了关于他的情况的时候。

 

樱井翔是知道二宫和也的——在那家咖啡厅工作的,自己朋友的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即使工作的地点都只隔着一条街,不过二宫和也如果想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的话应该不用现在才来问吧,毕竟他和相叶雅纪一起工作差不多有十几年了。

 

相叶雅纪听到他的疑问之后,思考片刻,想到什么似的大声的说了一句。

 

“啊!我想起来了——ニノ说是他们店长让他问的!”

 

恍然大悟的樱井先生才发现,原来松本润也一直在偷偷的观察他。

 

于是每天的“拉花交流”就这么开始了。

 

每天早上出门之前,樱井先生都会精心挑选今天出去的时候系的领带,一边挑选一边想象着今天的拉花会是什么样子的。

 

而每天早上开店之前,松本先生都会精心的制作店长特制的全脂奶泡,一边制作着一边想象着今天的领带会是什么形状的。

 

突然建立起的联系一点一点把两个人的距离缩短,到后来,就算是不常见的休息日,樱井翔也会坐两个小时的电车准时到咖啡厅里坐坐,一开始只是聊一些关于咖啡的事情,后来慢慢的话题就慢慢到了两个人的生活,家庭,事业等等。

 

在慢慢的了解里,他们发现对方和自己的看法在某些地方出奇的一致。

 

这些小小的意气相投慢慢的累加起来就成为了互相欣赏,而这样的互相欣赏慢慢累加起来又变成了什么呢?

 

看着面前杯子里的大白鹅,和店里悬挂的“MerryChristmas”的字样,樱井翔笑了笑,破天荒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喝掉咖啡离开了咖啡厅,只留下有些诧异的松本店长。

 

——今天的翔さん有点奇怪啊。

 

晚上,结束了一天工作,又陪着今天作为寿星的同事出去开完了party的樱井先生破天荒的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乘上了上班会搭的那一班电车。

 

低下头,看着脖子上刚刚借着酒劲从相叶雅纪那里偷偷换过来的印着心形花纹的领带,笑了笑。

 

——今天的拉花,会是什么样子呢?

 

踩着平安夜的最后一分钟,樱井先生迈进了熟悉的咖啡厅。

 

因为客人太多忙不过来的松本店长并没有注意到突然走进来的人,直到他把托盘上所有咖啡都送到客人手上,才返回柜台边,一抬头就看到因为醉酒脸上泛红的樱井先生撑在柜台边看着他。黑溜溜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右手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领带。

 

此时的时针正好指向了零。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松本くん。作为圣诞节的第一位客人,是不是应该有些特别的咖啡呢?“

 

他开口问道,虽然努力的掩藏着语气中的不自然,但是松本润仍然听出了他的不安。低下头看了看他的领带,装作平常的样子“哦。“了一声就转过身去调制咖啡了。

 

樱井翔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耳朵尖都红了,拉起羽绒服的拉链把脸埋进毛领里,有些难过的低着脑袋。

 

——没有察觉到吗?

 

“给,客人您的咖啡。“

 

正在他走神的时候,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被放在了他的面前。

 

低下头的一瞬间,他笑了出来。

 

拉花第一次没有完全按照领带上的图案做出来,爱心上突兀的多出了三个字。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店长先生依旧是一脸镇定的擦拭着手上的器皿,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忽略掉他嘴角的笑意的话。

 

只见那杯咖啡的拉花上用十分可爱的字体写着。

 

——好きだ。

评论 ( 1 )
热度 ( 57 )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