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天神右翼】——Horizon——【Chapter 1】

ゆりかご


第一章BGM:http://music.baidu.com/song/s/3107170cc7a08574bfb4c

 

“雷诺,你能承诺对我绝对忠诚吗?”

“是的,我亲爱的父神。”

“即使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吗?”

“我的一切荣光与幸福都是父神赐予的。”

“那么,就用行动向我证明吧,我的孩子。”

 

ゆりかごの中 まどろむように

就像是在摇篮中假寐
たゆたう季节は 晓の春

漂荡的季节正值拂晓的春日
爽やかな风 鸟の歌声

飒爽的凉风 鸟儿的歌声
暖かな灯は 揺れる木泄れ日

温暖的光芒是在树梢间摇曳的阳光

 

“啊?那不是爱丽……不艾玛夫人吗?她今天也来这里买东西了吗?”

 

有着一头火红色耀眼发丝的女天使,微笑着向面前的村民示意,而村民们也友好的向她点着头。

洁白的双翼柔软的舒展在身后,怀里抱着的是她小小的孩子。

隐隐约约的只露出了一点红色的发丝。

 

她从一堆蔬菜里面挑挑拣拣出胡萝卜,菠菜和红薯。

“啊,夫人今天不买米粉了吗?”杂货摊的老板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嗯,我想这孩子应该已经成长到能够吃一些容易消化的青菜的时候了,毕竟他以后要和他父亲一样,成为天界最神勇的战将。”

 

“小殿下看起来越来越健康了,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成为和他父亲一样——不,是比他的父亲更加出色的武者。”

“是的,这孩子昨天晚上还抓着我房间里的铁杵当作剑挥舞呢,虽然把我吓了一跳,不过的确非常有他父亲的风范啊。”

 

女天使谈论到自己孩子的时候,面上的表情更添了几分柔和,语气之中却是无法掩盖的骄傲。

“小殿下这么小已经可以握住铁杵了,长大之后恐怕更加不得了吧?”

“承蒙夸奖。”女天使丝毫不谦虚,向杂货摊的老板微微鞠了一躬。

 

“您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吗?前些日子我这里进了一些高档的布料和食材,需不需要我替您送过去?”

“不用了,我亲爱的弗罗德,殿下把我送到这里来,本来就是希望我与这孩子一同,体验一下平凡的生活。好让这个孩子明白生存的艰辛,从而成为守护生命的最优秀的战士。”

 

杂货摊的老板笑了笑。

“那就明日再见吧,艾玛夫人。”

“弗罗德,我的朋友,为什么你到现在都没有记住我的名字呢,我的名字是……”

 

“弗罗德——快进来一下!”

杂货摊女主人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啊,对不起我亲爱的夫人。我夫人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能允许我先退下吗?”

 

“好吧,弗罗德,不过我再次强调,我的名字是——”

回应她的只是紧闭的大门。

“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现在大概已经在生命之树里享受轮回了,弗罗德。”

 

女天使耸耸肩,并没有很在意这个小插曲。

毕竟今天也是和孩子在一起的,最幸福的一天啊。


 岬へと续いてる なだらかな道

伸延至海岬的平稳道路
すれ违う人 朗らかな声

错肩而过的人们 愉快的声线
言叶を交わす 稳やかな午后

交换著对话 悠闲的下午

 

“啊,是您啊夫人,您今天也来喝下午茶了吗?”

“是的,艾菲尔,我的姐妹,在我面前大可不必这么拘谨,虽然嫁给了那个人,不过我还是你的妹妹,爱……”

“所以,亲爱的妹妹,你今天想喝一些什么呢?”

“啊,姐姐每次都是这样不听人把话说完。”

 

女天使有些不满的咂了咂嘴。

“今天小殿下很精神,也想给他喝一些下午茶,就给我准备一些香甜的牛奶吧?”

“好的。”

 

牛奶很快端上来,刻意保持在了一个刚刚好的温度。

“哦,亲爱的姐姐,还是你做事让我最放心了,刚好是适合小殿下的温度,难道你也看出来了这小家伙已经等不及了吗?”

女天使伸手刮了刮小天使的鼻子。

 

金色的汤匙盛着纯白的牛奶,在这个村子的孩子里,这是最高级的待遇。

然而小殿下似乎并不领情,即使女天使努力的想劝说他喝下去,小殿下也一点不剩的全部吐出来。

“不喜欢喝吗……明明应该很喜欢牛奶的才对,不过果然还是因为长大了吧。”

女天使笑着摇了摇头,把盛牛奶的金色小碗放下。

 

“那你想要一些什么呢?我亲爱的妹妹。”

年长一些的金发女天使坐在了她身边。

“今天没有什么客人,我破例陪你一起喝下午茶好了。”

 

“果然还是玫瑰花茶和可丽饼。”女天使笑了笑,回应道。

侍者很快端上了两份一样的茶点。

 

“呐,姐姐,你知道吗,今天我去弗罗德店里的时候,他那个凶悍的夫人似乎又找了什么惩罚他的理由。”

“那两个人,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情趣吧。”年长的女天使一脸见怪不怪。

“哦呀……姐姐好像知道很多嘛,难道和……”

“喂喂喂,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

“姐姐还没有小孩嘛,适当的情趣也可以提高夫妻生活的质量啊。在还没有小殿下的时候,我和殿下也是这样的。”女天使咬了一口可丽饼。

“你这丫头……”年长的女天使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头。

 

悠闲的下午茶时间,就在两位女性的闲话之中惬意的度过了。


静かに眠る 幼い坊や

安静地睡眠的小孩子
「ぐずつきもせず、良い子なんです」と

「没有闹半点彆扭,真是个好孩子呢」
母亲は夸らしげに 微笑んでいる

母亲因夸奖而露出微笑…
忘レモノハ在リマセンカ...

有遗忘了甚么东西吗…?

 

“真是的,这孩子又睡着了。”

低下头看着睡得正香的小天使,女天使站起身,有些无奈的对着自己的姐姐鞠了一躬。

“小殿下要睡觉了,我先回去了,真是麻烦的小孩。”

 

“去吧。”年长的女天使挥了挥手,和妹妹道别。

 

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女天使哼着歌。

不过小殿下真的是很乖啊。就算是被强迫喝不喜欢的牛奶也不会哭闹,在外面的时候总是表现的那么有教养,以后一定会成为和他的父亲一样优秀的人。

 

女天使这么想着,不由得哼起了歌。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小——欸,奇怪,为什么我要叫我自己的孩子小殿下呢?他没有名字吗?但是……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大概是我也困了吧。真是的,淘气的小家伙,连母亲都会传染。”

回去之后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这样想着,她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幸せそうな在りし日の『影』(シャド-)

过去幸福的影子(Shadow)
缲り返される幻想の日々

被一再重覆的幻想生活
狂气に气付いても谁が言えよう

即使察觉到其疯狂亦没有人道出
抱いているその子は『もう骨になってる』と

一直抱著的那孩子『早已化成白骨了』

 

“真是可怜啊,爱丽丝殿下。”穿着粗布衫的女天使不由得感叹道。

“闭嘴,苏珊,她现在已经不是爱丽丝殿下了。”刚刚的杂货店老板有些紧张的训斥着他的妻子。

 

“嘛,我们这些生命有限的天使就算泄露出去了也没有关系吧,毕竟当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我们也会很快进入轮回——说不定比她更早,到时候,她的存在就被彻底抹去了。”刚刚金发的女天使也加入了讨论。“真是讽刺啊。明明真正的爱丽丝殿下在这里,变成了这副样子,我妹妹那个从杂种却晋升为了黄金六翼,成为了‘爱丽丝殿下’了。也不知道雷诺殿下到底在想什么。”

 

“好了,我觉得这个话题差不多可以停止了。”杂货店的老板出声制止道。叹了口气。“毕竟雷诺殿下要毁掉这样一个小山村,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啊。”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不过……殿下也真是可怜,不仅失去了孩子,还成了这样的疯子,难怪雷诺殿下会选择孕育了米迦勒殿下那样从出生起就注定是大天使长的孩子的艾玛。”

“艾玛真是福气大,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是能天使,却能孕育出天生的炽天使。”

“唉,不说了不说了,明天她恐怕还会来,我先去准备一下吧。”

“不过啊,那个,真的越来越吓人了,都已经发黑了。”

“嘛……下次多喷一些除臭剂吧。”

 

夕阳下的小屋里,红发的女天使一脸幸福的看着摇篮里。

而那倾注了女天使所有爱意的摇篮里。

却并不是可爱的,会抓着铁杵当作剑挥舞的小天使。

 

 

而是一具,快要腐烂的白骨啊。


女は今日も我が子の亡骸を抱いてさまよう

女子今天也抱著我儿的亡骸在徬徨。
揺らぐ水底 思い出さない方が幸せな忘れ物

摇晃的水底 想不起来会比较幸福的遗忘之物。
少年と少女がそれをも『丧失』(ロスト)と呼ぶのなら

如果少年与少女也称之为丧失(Lost)的话。
その日の空は 何处までも苍く澄み渡るだろう

那日的天空 是万里晴朗的蔚蓝色吧…

 

雷诺站在小木屋外静静的注视着已经癫狂的爱丽丝爱怜的用自己的双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白骨的头颅,这幅诡异的场景,深深的叹了口气。

或许这对爱丽丝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作为能天使,沉浸在自己给她编织的幻想里,慢慢的死去,忘记孩子在面前被活活掐死的痛苦,忘记——她最爱的火红,同样也是伤她最深的颜色。

 

那个拥有同样火红色头发的孩子,无情的夺走了这个原本应该拥有火红色头发,和父亲一样英勇的小天使的生命。

而他只能选择服从,因为这是绝对的命令,绝对不可以违反的,命运的选择啊——

 

他伸手摸了摸旁边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副疑惑的样子的小天使的头。

小天使有着如火焰一般的赤红色发丝和如同天空一般澄澈的蔚蓝色眼眸。

“走吧,米迦勒,我们回家。明天父亲还要和你母亲一同上战场呢——”

 

他临走之前,看了一眼原处议论纷纷的人们。

眼神里尽是悲伤与怜悯。

“这个村子……恐怕,很快也会被那个人抹去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7 )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