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or°

野神初心/Arashi/红担/HSJ/V6/J家/APH/SOX/KNB/终炽/新杰厨力反弹中/橙光游戏maker.

【天神右翼】——Horizon——【Chapter 2】

この狭い鸟笼の中で 上

 

·这次这篇分了两段,因为比较长,私心因为是拉斐尔的父母所以写的详细一些,故事情节也比较……嗯,大家往后面看就知道了。

·依旧非常黑,非常非常黑,设定是拉斐尔的母亲名字叫做伊丽莎白,是当时天界唯一的混血天使【父亲是惩罚天使雷米尔】,雷米尔的设定没有采用天神的设定,感觉天神的设定比较扯淡【。】然后,杰利的话用的是旧版的地狱领主的设定,因为这个project里面的设定是新版旧版合体的(后面会解释,设定成了有无数个轮回,而这里面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来自不同的轮回,但是到最后得到的结果会一样,所以这里面既会出现玫瑰红头发的拉斐尔也会出现金发的拉斐尔,但是两者之间稍微有一些偏差值,在性格和各种方面——设定的是旧版按照平直时间线来说在后面这样……艾玛感觉解释了一堆还是没说清楚,总而言之就是,bug很多,请多包涵x)

·然后,不接受任何形式上的寄刀片,谈人生。

·第二章BGM:http://music.163.com/#/song?id=816197

 

“伊丽莎白,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后悔过吗?”

“从未。”

“即使抛弃作为神族的身份,失去神的庇佑,在战争中被自己的同胞残酷的斩杀都无所谓吗?”

“神的庇佑?神又何曾庇佑过我?同胞?同胞又何曾接纳过我?对我来说,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四角く切り取れた空

分割成方块的天空

幼き日の私の世界

便是我幼年时的世界

窓辺に降り立った君は

停驻在窗边的你

月光のように

如月光一般

優しく笑った……

露出温柔的笑容

 

伊丽莎白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月亮。

——月亮所在的地方,就是圣浮里亚吧。

作为混血能天使的她,被允许居住在第四天已经是极限了。

雷米尔的女儿,这样的身份对于其他的人来说,意味着无上的光辉。

而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只不过是在她原本就凄凉的人生之中增加了一层束缚罢了。

 

镜子中的女天使有着如父亲一般金色的长发,却有着与父亲截然不同的红色眼瞳。

这样的颜色,整个天界大概只有她一个人吧。

父亲因为一次意外与身为原生魔族的母亲孕育了她。

仁慈的父亲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依旧把她接到天界的别院之中居住,向所有人隐瞒了这件事,给这样一个不被接纳的孩子栖身之地。

 

不被神所祝福,不被世人所知,不被世界所接纳。

光与暗之间,模糊不清的存在。

她讽刺的勾了勾嘴角,不顾佣人们凶狠的目光,将所有的饭菜倒进了一边的宠物食盆里,一只紫色的小龙很快从床底钻出来,将那些山珍海味全部吞入腹中。

 

“都说了,不要把这样的东西拿来给我吃,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些。”

女天使冷笑着将手里的盘子扔向原本就有些不耐烦的女佣。

“啊,对不起,本来是想递给你的,手滑了一下。”

 

“你……”女佣终于忍耐不了,张开嘴试图要说些什么,却被一边的老管家制止了。

“不可以对小姐失礼。”

“啊——萨菲里,原来你还记得我是小姐啊。”女天使笑了笑,一巴掌将女仆掀翻在地,黑色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了她的胸口。女天使俯下身在女仆耳边轻声开口道。

 

如恶魔的低语。

 

“亲爱的劳拉,虽有一对蓝色的翅膀的你可以瞧不起我的白翅膀,但是你不要忘了,在这里只有我才是唯一的主人,希望你能早日明白这一点。”

 

新来的女佣似乎被这完全出乎意料的发展吓到了,瞪大眼睛说不出话。

 

“现在的样子比刚才可爱多了嘛。”女天使慢慢的站起身,面上的表情也温和了一些,把头转向一边的老管家。“劳烦您转告父亲,这样性格恶劣的女佣我无法忍受,还是让他放弃再找人到这里来的念头。”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的手上出现了一团火焰,不顾脚下女天使的哀嚎,将那对蓝色的羽翼燃烧殆尽。

 

那时一团紫红色的火焰。

——如地狱的业火一般。

 

“……伊丽莎白殿下,殿下只是害怕你寂寞而已。”

“每次都找这样的人来,只不过会让我更加寂寞而已。”女天使有些不屑,“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您也不要再到这里来了吧,我受够了那种怜悯的目光。”

 

“伊丽莎白殿下……”

“我都说了我受不了你那个怜悯的样子!”女天使有些激动的把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部掀翻在地,“我不比谁可怜,我也不需要谁的同情,你现在可以滚了,萨菲里。”

然后她看了一眼地上已经不省人事的女佣,有些嫌弃的咂了咂嘴。

“把这个垃圾也一起带走,我这里可不收容残废。”

 

“是……”老管家叹了口气,架起已经没有力气的女佣离开了房间。

殿下刚刚到天界的时候,明明是个可爱的会跟在自己身后问东问西的小孩子而已。

到底是什么把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镜子中的女天使看着自己的脸。

明明是天使。

却拥有恶魔的瞳色和恶魔的力量。

这样的自己,究竟算什么呢?

 

“伊丽莎白,你的红色眼睛真好看啊——”

“这件白色的礼服真的非常衬你的气质哦。”

“等我长大了,一定要让伊丽莎白做我的妻子。”

 

……

 

“伊丽莎白,原来你不是天使。”

“母亲说让我以后不要来找你了。”

“别这样看着我,你这恶心的杂种。”

 

回忆定格在拥有蓝色头发的主天使站在窗口,满脸厌恶的甩开了她抓住他的手。

 

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

明明是天使。

却穿着黑色的礼服,戴着黑色的手套,涂着鲜艳的口红。

这样的自己,究竟算什么呢?

 

“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

突兀响起的男声打断了伊丽莎白的思绪,她惊讶的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坐在窗台上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我会读心啊。”男人从窗台上跳下来,走到她身后,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你看,明明穿着黑色的礼服拥有红色的眼瞳却有这么一头如阳光般耀眼的金发,明明已经寂寞到自言自语,脆弱到下一秒就要掉眼泪却在别人面前作出一副不可忤逆的强势的样子。这样的魅力,就像腐烂的甜美果实一样吸引人。”

 

“奇怪的比喻。”女天使笑了笑,指着镜中男人斗篷里露出的深紫色发丝,“你是恶魔。”

“这有什么关系呢?你现在需要的只是我这样能够看到真正的你的人而已——”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我想我已经彻底迷上你了,伊丽莎白殿下,我猜,你现在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伊丽莎白看着镜子里男人与她一样的赤红色眼眸。

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就像光一样啊,这个人。

即使是来自地狱的火光,仍然在这一瞬间,透过唯一的窗口,照亮了她的整个世界。

 

運命は結ばれる

命运

ことのない二人を、

将本无法结合的两个人

無慈悲なその手で

用那无情的手

引き合わせてしまった……。

牵在了一起

 

杰利是个浪漫的男人。

游走在天界与魔界之间的魔族,收集着来自七天九狱各种各样的故事,再将它们编成诗句唱给伊丽莎白听。

不如圣诗班那样空灵婉转,低沉,磁性,带着一些沙哑。微微上翘的尾音,无形的撩拨着少女的心灵。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好了。”女天使有些愤愤的敲打着院墙上的结界。

“你想看吗?”

“当然,你以为我是自愿待在这里寸步不出的吗?”女天使有些不满的敲了敲恶魔的脑袋。

“那我带你去看看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没有人能够破除父亲的结界的。”

“是吗?”魔族笑了笑,打了个响指。

 

结界上立马出现了一个破洞。

 

“开玩笑的吧?”女天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场景,“这可是只有炽天使能够破除的结界,你居然……?”
“再不走的话,我就把它关上了哦?”男人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的手臂跨出了结界“走,我带你去看看伊甸园。”

 

夜空之下,生命之树柔嫩的枝芽在微风之中轻轻颤抖着,淡淡的光芒之中,代表着生命的光球一个又一个融入树干之中,进入轮回。

 

伊丽莎白站在光晕之中,出神的看着面前从未见过的景象。

“真的很美啊,生命之树,比你形容的更加好看。”

“你这么说我会觉得很挫败的。”杰利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美好的事物本来就是不能用语言形容出来的。”

 

“杰利。”

“怎么了?”

“虽然它很美。”伊丽莎白伸出手贴在生命之树的树干上,“但是我还是想要毁灭它。”

“哦?为什么?”

 

“正是因为有这样无尽的生命,所以所有的人都不会珍重自己眼前的人,即使是再深厚的情感,再美好的回忆,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洗去,不管多重要的人,都可以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轻易背叛,因为所有的人都相信着永恒,他们漫长的生命当中的一瞬,实在太容易被抹杀了。”伊丽莎白闭着眼睛,把额头抵在树干上,“然而这样的永恒,只不过是在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没有意义,仅仅只是为上位者服务的生命而已,被陈旧的观点,被所谓的信仰束缚着,永远的做着上位者的奴隶。他们的生命都是虚假的永恒——这些人,早就没有了灵魂,他们眼里只有信仰,还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很幸福,多可悲啊,杰利。”

 

杰利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伊丽莎白,原来已经连这样的事情都思考过了吗?

看来他还是太小看他的小小姐了。

 

“所以我甚至感谢我的父母,正是因为他们给了我这样不一样的身份,我才能从这永恒的‘荣耀’和‘信仰’之中解脱出来。我不再融于这个世界,我不再是构成上位者玩具世界的一部分,我可以待在宫殿里,不去为他们服务,我可以跨越种族之间的敌视,与恶魔相处。”伊丽莎白伸出手,踮起脚环住杰利的脖子,“我可以,在属于我自己的牢笼之中,自由翱翔。”

 

冷たい土の下に

本应被埋在

埋められたはずの

那冰冷的土壤下

歴史の闇の中に

本应被葬于

葬られたはずの

那历史的黑暗中

陰の存在

这背阴的存在

 

伊丽莎白从小到大,只见过两次她的父亲。

第一次是在母亲死去的时候,那个拥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男人从天而降,带着温柔的笑容。

那是伊丽莎白从未见过的表情。

 

从小不被母亲所喜爱,被关在狭小的柴房之中不可以出去,还要承受着母亲厌恶的眼神。

直到很久之后,她才明白母亲眼神里复杂的含义,因为她的存在,这个女恶魔的一生都生活在阴影之中,她对自己大概是又爱又恨的吧——所以才把自己藏了起来,即使那样的厌恶还是会抚养自己。

 

不过那个时候的伊丽莎白,只知道那个金发的男人给了她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温柔的笑脸,他身后的黄金六翼是那样耀眼,将她灰暗的生命点亮。

 

那天父亲带她离开了那个充满着噩梦的小村庄,抱着还是孩童模样的小天使,来到了这个叫做“天堂”的地方。

 

真美啊,纯白的建筑,圣洁的光芒,不同于充斥着黑暗的柴房,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光鲜亮丽。

小小的她在父亲的臂弯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游历了天界。

 

但是很快,她发现这个男人只是将她从一个牢笼之中带到了另一个光鲜亮丽的牢笼之中而已,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眷恋着来自“父亲”的温暖,眷恋着这个充斥着美好与光明的世界,她换上纯白的礼服,捧起书写信仰的书卷,展露最单纯可爱的笑容。

 

所以在每次父亲托老管家给她带来各种夸奖的时候,她都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会温柔的对自己微笑,会带自己游历天界,会抱着她,告诉她,他永远爱着她。

 

但是一切都在她第二次见到父亲的时候被无情的摧毁,那是家宴的时候,温柔的父亲特意在别院里设立了宴会,邀请她一起参加,当她穿着最好看的礼服踏入宴会厅想成为整个舞会最耀眼的公主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在这个家族之中,是一个连垃圾都不如的存在。

 

“这是我朋友的孩子。”父亲用记忆中温柔的表情向大家介绍着自己。

 

原来那个温和的父亲,对待谁都是那样一副表情,原来只有自己,没有住在真正的家里,原来……只有自己是父亲生命中的阴影,只能作为“朋友的孩子”存在在他的生命之中。

 

多么残忍的真相啊。

 

那个穿着比自己更加华丽的礼服的姐姐,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的吐出清晰的言语。

“你这样的人,父亲愿意收留你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虽然残忍,但是每句都是事实。

不被所有人期盼的出生,给父母都带来了不幸。

不能被承认的身份,身上流淌的,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肮脏的血液。

 

大概只能一生都待在这里,直到最后化为白骨重入轮回都只能孤独的待在这个华美的囚笼之中,被当做一个无名之人被历史的风尘所掩埋。

 

这就是她的命运吗?

 

年幼的女孩独自一个人站在会场外,透过高高的院墙仰望着头顶四四方方的夜空。

这就是她全部的世界了。

因为身上流淌着恶魔的血液,所以连自由和获得荣光的机会全部都被剥夺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说想去学校念书的时候老管家无奈的眼神和支支吾吾的敷衍。

每次自己和老管家谈起自己以后的雄心壮志,说一定要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天使长的时候老管家眼里的怜悯。

 

……

 

 

不甘心。

可是又能如何呢?

本来这白色的纱裙就不是属于自己的。

本来这充满着光明的世界就不是属于自己的。

一切都是她从父亲那里“偷”来的啊。

 

她看着身上洁白的纱裙和脖子上戴着的金色十字架。

猛然将脖子上的项链扯断,扔进了水池里。

飞奔回自己的房间,拿出剪刀将她所有洁白的礼服全部铰成碎片,从柜子底找出一条纯黑的纱裙穿在身上。

那还是父亲去魔界巡查的时候给她带的礼物,虽然一开始她并不喜欢这条裙子——毕竟它并不适合天使这样纯洁的身份。

但是现在,她看着镜子里和红色眼瞳十分相称的黑色礼服裙,露出了一个近乎扭曲的笑容。

 

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对吗,亲爱的雷米尔殿下?

 

评论 ( 1 )
热度 ( 4 )

© Savior° | Powered by LOFTER